江南征文紅草地之代號毒蛇小說

2019-10-15 01:14:52 来源: 蚌埠信息港

  一、

  向天东从政委的办公室出来,已是黄昏时分革命战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反动派进行着最后的垂死挣扎后方战斗的同志,在敌人疯狂的反扑中,牺牲的消息一个接一个,而那些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联络点,也遭受到了严重的破坏这样的话,就使得很多的潜伏下来的同志成了孤家寡人,和组织失去了联系的同时,随时都有暴露牺牲的可能向天东听到了这样的消息,心情很是沉重,几次向政委要求,希望到敌占区去搞地下工作,但都被政委拒绝了其实,向天东担心的是柳絮的安危开心已经没有了爸爸,可不能让她连妈妈也没有了其实,政委的意思向天东又何尝不明白,他也是开心的亲人,政委这是怕他也有去无回走着想着,向天东就想起了开心那可爱的模样对了,这都一天了,没见到开心,去看看她吧,这会儿,开心该从学堂回来了吧可是,向天东在房间里没有看到开心,他想,一定是和陈戈的女儿晴晴玩去了吧晴晴和开心一般大小,两个孩子很能玩的来自从晴晴来了,开心更开心了陈戈的妻子金玲也比较喜欢开心,还说认开心做干女儿呢到了陈戈住的地方,一把锁却挂在门上向天东就很纳闷,这陈嫂去哪儿了陈戈目前还在考察阶段,组织上也没有给他委以重任问陈戈的意思,陈戈说他只想做一名战士组织上觉得陈戈也是个人才,总不能这样当个战士就行了,那样的话,也是浪费了这个人才研究结果还没出来,陈戈就暂时被安排在机要室配合工作陈妻因为有孩子,就暂时闲着向天东纳过闷之后,就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多余,说不定陈嫂带着开心和晴晴出去玩了这样一想,向天东心安了一点就决定到机要室找陈戈聊天去机要室的路上,就碰上了下班回来的陈戈,向天东老远就打招呼:“陈哥,我正要去找你呢”

  陈戈笑了笑:“东儿,找我干什么”

  “我去嫂子那儿找开心,看你们门锁着,大概嫂子领着两丫头玩去了,就来找你聊天”

  陈戈皱了皱眉头:“你嫂子平常不出去的啊”

  “到了这儿,高兴呗”

  “有这个可能”陈戈走过来,在向天东的肩上拍了一把,说:“跟哥走吧,去家里聊天,顺便等你嫂子和孩子们回来”

  两人说着笑着就到了陈戈住的地方陈戈打开了门,向天东大大咧咧的走了进去,到处转着陈戈问:“东儿,你翻箱倒柜的干什么”

  “我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吃的,这本性难移啊”

  “好吧,那你仔细找,这乞丐和小偷可是关系不薄啊,基本上可算是一家子哩”

  “这你可说错了,我们乞丐可是讲人道的”

  陈戈就笑了:“还人道呢,既然人道,怎么老被抓进牢子里呢”

  向天东就跑过去,准备着对陈戈实施一下揭人伤疤的报应,但他看到陈戈的手里拿着一张纸条,一脸惊恐举到半空的手僵住了,小心的问:“怎么了大哥”

  陈戈把纸条递给向天东,有气无力的说:“你自己看吧”

  向天东一看纸条上的内容,也傻眼了,纸条上写着:开心被我带走了,要想见到开心,拿柳絮来换落款是:代号毒蛇

  看着纸条,再看看一脸痛苦的陈戈,向天东喊了起来:“陈戈,你老婆是条毒蛇啊”

  陈戈摇着头,说:“不可能,这可能是敌人的诡计,要不就是嫁祸”

  “诡计个屁嫁祸个屁”

  “东儿你不要激动好不好,现在,我也是一头雾水,我的女儿也不见了,她娘儿俩是死是活我还不知道呢,你嚷什么嚷”

  “她娘儿俩是个狗屁,我关心的是开心,是开心,知道吗好吧,陈戈,你这弃暗投明是假,图谋不轨才是真我要把你毙了,给开心报仇”向天东说着,就掏出了枪,对准了陈戈的脑袋

  陈戈没有动,他看着东儿,眼里是委屈,也有愤怒,他对着同样愤怒地向天东说:“你开枪吧,你有种就开枪啊”

  向天东的手颤抖着

  陈戈抓住了枪筒,顶在自己的脑袋上:“开枪啊,向天东,你他妈的就毙了我吧”

  “胡闹”一声断喝,陈政委从外面迈了进来,“东儿,给我把枪放下”

  向天东垂头丧气的放下枪,望着政委

  陈政委说:“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的办公室也收到了同样的纸条你们俩都跟我走,我们好好的商量一下”

  二、

  天都亮了,陈政委依旧坐在办公室里,闷闷的吸着烟,烟灰缸里放满了烟蒂,又是一个无眠之夜啊怎么办怎么办陈政委一遍一遍的问着自己,是用柳絮来换回开心,还是舍掉开心,保全柳絮敌人这一招可真毒啊他们要的,不但是柳絮,还有开心他已经把陈戈关押了,这也是万不得已看来,事情已经变得很复杂了他已经请示了上级,没有上级的命令,他暂时还不能轻举妄动,不能轻易出兵他急啊怎么做,两个人都能保住呢一晚上,他都在等着响,一晚上,都像哑了一般

  这时,外面有人喊了一声:“报告”声音嫩生生的,也怯怯的,还有一丝颤抖

  随着陈政委有气无力的一声“请进”,稚气未脱的通讯员田壮壮走了进来,看着办公室烟雾缭绕,赶紧打开了紧闭的窗,然后端端正正的立在政委面前

  “什么事”政委问

  田壮壮仍是端站着,怯怯的看了政委一眼,不语

  “说啊”政委大叫了一声,壮壮眨巴眨巴眼,缩了缩肩

  “向天东把,把陈戈救走了,说是去,去救开心”

  “胡闹”政委一把拍在桌子上,“啪”的一声,然后站起来,来回踱着然后吩咐壮壮说,“赶紧给我叫人去追”

  “恐怕,来,来不及了”

  “怎么说”政委盯着壮壮,盯得壮壮不由得脊背发寒

  “昨晚就走了,让我,不要急着告诉你,说是,等天明了再报告”

  “你……”政委脸成了紫色,扬起手掌壮壮不由自主的偏了下脑袋,但政委的手没有落下来

  “你知情不报,就不怕我把你关了”

  壮壮眼里闪着泪花,看着一脸愤怒的政委说:“他们说,要去救开心,如果被你拦住了,开心会有危险的我,我就……”

  “好吧,我看你们这是联合起来造反,不服从领导,不遵守纪律你这个小兔崽子,非关紧闭不可了来人”

  随着政委的一声断喝,守在外面的两个警卫员就进来了

  “政委,还有事”壮壮说

  “说”

  “阿,阿悟也不见了”

  “胡闹简直胡闹你们,先给我把这个臭小子押下去”

  两个警卫员扭住了壮壮的胳膊,就往出拉,壮壮一边被拉着一边冲着政委喊:“政委,我甘愿被关禁闭,我就在禁闭室里等开心回来如果开心不回来,我就不出来”

  “你个兔崽子,还敢威胁我”政委飞起脚,就照准壮壮的屁股准备踢下去,但两名警卫及时的把壮壮拉走了,政委踢了个空

  三、

  月黑风高,山路崎岖向天东和陈戈深一脚浅一脚的,急匆匆的行走着两人一边走一边说,寂静的山谷里,不大的声音显得却是异常的刺耳

  “东儿,你救我出来,现在来到这荒山野岭的,该不是想杀人灭口吧”陈戈半开玩笑半是担心的问

  向天东回头看了看陈戈,尽管看到的只是一道黑影的轮廓对着黑影,向天东“嘿嘿”的笑了两声,然后说:“陈哥,我倒想这样,但你说我会吗”

  “我们这样我没有目标的去追,会不会打草惊蛇”陈戈说

  向天东没有回答,而是说:“陈哥,你说嫂子会不会就是毒蛇”

  “唉——”陈戈叹了口气,望着黑夜里的远方,心在痛,“我不信,打死我都不相信金玲就是毒蛇”

  “陈哥,我也不信,所以才救你出来,我俩搭档,救出开心、嫂子,还有你的女儿晴晴但是,我不得不说,在现在这样的形势下,敌中有我,我中有敌而且,敌人也是挖空了心思,好多事情都不是我们预想的那样世事难料啊”

  “唉——”陈戈还是叹了一口气,好久,才说:“东儿,你真的长大了”

  沉默,两个人都沉默了,在这寂静的山谷里,只听到沙沙的脚步声,敲击着夜的沉静陈戈此事心里就像打翻的五味瓶,难以平静金玲啊,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觉察到想起夫妻之间那些卿卿我我,相敬如宾的岁月,陈戈的眼睛湿润了金玲啊,不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会在心里祝愿你,一定要好好的,和我们的女儿晴晴,都好好的你知道吗我担心的要死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受这个做事没头没脑,容易意气用事的向天东的怂恿的为了你,我宁愿被误会,宁愿再去趟一次浑水,宁愿那些想用我的人头还钱的人,如愿以偿你和晴晴要是真的不在了,我还活着干什么

  这时,两人几乎同时听到了后面传来的一阵沙沙声,是脚步的声音难道,除了他们两个,还有人也冒着触犯军律军纪的危险,也跟了来或者,是政委知道了,派人来追那么,就是田壮壮这个小兔崽子,出卖了我们向天东把指头放在嘴边“嘘”了一声:“有人”

  陈戈在黑暗中点了点头:“不像是追我们的,一个人”

  向天东也在黑暗中点了点头两人不约而同的在一棵大树背后躲了起来,想看看后面来的,到底是何许人也

  “东儿,陈大哥,不用躲了,我是阿悟”

  一听是阿悟,两人松了口气,大模大样的从树背后走出来,向天东说:“好啊,阿悟,够哥们”

  陈戈倒没有向天东那样乐观:“阿悟,你怎么……”

  “哼,你们俩偷偷摸摸的,以为我不知道”阿悟说,“我阿悟也是有情有义侠肝义胆的,这事,怎么能没有我”

  向天东向阿悟抱了抱拳,说:“阿悟,我就知道,咱俩是一路人”

  阿悟也同样抱了抱拳:“那是当然”

  陈戈被这两个人所感染,也是抱了抱拳:“东儿,阿悟,我陈戈不知说什么好了”

  “陈大哥,那就什么都别说了”阿悟说

  “是的,都是哥们,客气个什么”向天东说

  四、

  天渐渐的亮了,在阿悟的建议下,三人分头行动阿悟说,他们这样盲目的追是没有结果的她让向天东去和柳絮取得联系,陈戈去暗地里动用自己的一些关系,打探一些关于毒蛇的有关情况关于这个“毒蛇”,是人的代号,还是一次行动的代号,而她自己去干什么,阿悟没说向天东坐在一艘客轮上,心急如焚,不知道此去能否和柳絮联系上,柳絮,如果收到同样的信息,会不会破罐子破摔,贸然采取行动而据向天东的了解,柳絮的身边,已经没有多少个人了,她或者已经在孤军作战,那样的话,不但不能救出开心,说不定连她自己也搭了进去为了遮人耳目,向天东决定,到了以后,还是扮成乞丐的模样,对自己来说轻车熟路,也好办事来到繁华的街市,看着自己打扮成乞丐的样子,向天东还着实有点不习惯按说这是故地重游,重操旧业啊呵呵,管他呢,反正,自己现在又是乞丐了在街上晃荡了几天,向天东毫无收获,就连那些乞丐,都全是陌生的模样,这才走了几天,就物是人非了啊如果当初的那些同行都在的话,自己打探起情况就容易多了不知柳絮怎么样,以前的联络方式是否还用得上可是,就算是能用上,也不能在大街上随便的逮着个人就去对暗号去呀向天东也去了几个以前的联络点,人家根本就不搭理,尽管向天东把那暗号反复的朗诵,惹来的不是讥笑就是谩骂,唉,真是悲了个催

  今天一大早,向天东就在街道上来来回回的游荡着,不想后边有人忽然就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把,向天东一边回头一边就骂:“谁他妈的找死”可是,拍他的人却笑眯眯的望着他:“怎么,东子哥,这么快就不认识了”

  “哦,你,你是小攀子”向天东指着小攀子,就一脸桃花的张开了双臂

  小攀子忙向后躲了躲:“东子哥,你还是这么冲动啊,最近到哪儿发财去了,怎么你师徒二人都消失了”

  “嗨,发个狗屁财,还不是把肚子混饱就成了么我已经出师了,和师傅各走各的路了”

  “哟,这是独立门户了啊”

  “独个屁小攀子,是不是政府又禁止我们乞丐上街了,我回来几天了,咋没见一个朋友”

  “谁知道呢”

  “哦,既然我们见面了,说明咱俩还是有缘分的,走,哥请你去喝酒”说着,向天东就要拉小攀子

  小攀子又向后躲了一下,说:“东子哥,我最近拜了个师父,认字了”

  “屁你一个小乞丐,认什么字”

  “认字咋了我还会朗诵诗呢,不信,我朗给你看”

  “你浪荡去吧,还朗诵诗呢我没那闲工夫听”

  “你一听我再跟你去喝酒”

  向天东瞪着小攀子,觉得这家伙哪根筋像是不对,不知中了哪门子邪,但看着他那执拗的劲,只好说:“好吧,好吧,就给你个朗的机会”

  小攀子裂开嘴笑了,然后清了清嗓子,朗道:“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待春光绿遍,开心可好”

  向天东瞅着小攀子,一脸疑云,一脸惊诧,这小攀子,朗出来的,不就是接头暗号吗他一把揪住小攀子,厉声责问:“攀子,你是从哪儿听来的快说”

  共 741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对于一篇征文小说而言,作者的背景设定很有意思,竟然代入到革命战争年代,并且,小说中所出现的各个人物,基本上以江南烟雨社团的人物为参考原型,所创作出来的情节的变化,也大致的反应出了这些人物的性格特点,以及行为手段,可以说,很花心思,也很有意义小说中的情节,颇有些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人物的对话,以及一些心理上的刻画,相对来说是比较的出彩的尤其是人物之间所表现出来的情感,非常的温暖,感动人心 倾情推荐——履泽【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 2712】

  1楼文友:201 -0 -26 20:44:10 矮油,天涯还真是高产啊,,这速度,真心不错另外,文章写得也很不错,很有意思哈哈,欣赏了继续加油哦

  回复1楼文友:201 -0 -26 20:59:45 谢谢泽精彩的按,辛苦了,敬茶最近有点忙,审文不是很多了,看到你那么辛苦,实在不好意思啊

  回复2楼文友:201 -0 -26 21:21:56 东子,酱油好好打

  楼文友:201 -0 -26 21:24:10 哈哈,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赞赏 性情文字性情人【远离现实与人生的文学作品,都不是好作品】

  回复 楼文友:201 -0 -26 21:28:22 问好无言兄,真及时啊,祝好,敬茶

  4楼文友:201 -0 -26 22: 7:2 天涯,这续集还真的来了

  佩服你写作的勤奋,保质保量,仰望

  回复4楼文友:201 -0 -27 00:28:04 谢谢轩轩,遥握,祝好

  5楼文友:201 -0 -26 2 :45:4 上次偶还能打个酱油露露脸,这次连面都看不到了,根据上文内容,还以为 毒蛇 行动里偶怎么着也是大反派吧,结果,没戏算了,找地儿哭去2644

  回复5楼文友:201 -0 -27 00: 0:04 大翅膀,有你呢,隐身你是狙击手,打死晴晴的那个(我忘了交代,因为毒蛇死了,没人知道了哈)

  6楼文友:201 -0 -27 07:49: 9 天涯,姐夫,你的速度和写文的质量,我仰望还有,每一集都有我,雀跃啊~

  回复6楼文友:201 -0 -27 22:0 :46 絮,当然得有你,我们是一家啊

  7楼文友:201 -0 -27 09:26:27 天涯大哥相当高产,佩服,还是老样子,先来占个座,完了细看 望所有文字,皆出于瞬间顿悟,如佛祖拈花一笑

  回复7楼文友:201 -0 -27 19:44:15 问好阿悟,谢谢,遥握,敬茶

  回复8楼文友:201 -0 -27 19:44:51 东子,开心是你侄女

儿童什么季节补钙最佳
窦性心动过缓会引发什么病
工作常备要带些什么药
脑梗死恢复期的饮食以及药物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