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武警训练基哋警犬能读懂主亾眼神图

2019-05-14 19:30:08 来源: 蚌埠信息港

初冬的早晨,阳光照在江夏区郑店镇武警湖北总队训练基地。在一片高台长着茅草的训练场上,犬吠声和口令声打破这里的宁静。

这里是武警湖北总队的一支警犬中队,一批现役警犬,在这里训练,随时待命出击。警犬,是战士棒乖的装备。鼻子和牙齿,是警犬犀利的武器。

功勋犬追踪两公里抓贼

在警犬训练基地,还流传着功勋犬“八一”的故事。2005年,基地附近京珠高速沪蓉段的一段公路,铁制构件频繁被盗,但长时间抓不到窃贼。

当地公安机关找到基地,希望警犬出动配合抓捕窃贼。之后,铁质构件再度被盗,训导员刘伟受命带着“八一”出动。案发现场,“八一”嗅闻现场留下的脚印,然后一路跟踪二三公里,在一处民房旁停下吠叫不止。警察随后在这家搜到了丢失的铁质构件,窃贼落。“八一”后来还上了中央电视台军事频道,参加了“状元360”栏目的比赛,一直被视为中队的骄傲。

去年,“八一”在中队过世。一个排的战士将“八一”抬到后山,默默安葬了它,战士们向“八一”的墓地敬礼,向这位老战友告别。

警犬能读懂主人的眼神

24岁的警犬训导员唐锴,带着一条训练了两年多的警犬“得力”。说到这条犬,他不经意地说:“‘得力’性格比较憨厚,他这个人……”在唐锴看来,“得力”就是和他患难与共的兄弟。

2008年4月,唐锴被湖北武警总队选送到武警部队广州训练基地接受为期半年的专业训练。去了不久,8个月大的一条德国牧羊犬“德特”被分配给他训练。一个多月后,“德特”得了腹膜炎,腹部肿得像水桶,每天早中晚都要打三瓶吊针。

兽医几乎都不抱希望了。每天,唐锴都到犬舍给“德特”打吊针,坐在地上陪伴它,为它梳毛,叫叫它的名字,拍拍它的肩胛安慰它。一个多月后,“德特”康复了,但后腿变得无力。唐锴给它换了个名字叫“得力”,希望它重新变得有力起来。

患难与共,“得力”现在只认唐锴一个人,别人叫它都不搭理,但对唐锴的指令,“得力”都会执行。现在,虽然它跑障碍不行,但搜爆、防暴这方面,它依然是一条非常出色的警犬。

唐锴说:“警犬了解主人比主人了解它更多,它能读懂主人的眼神。警犬衔取了不该衔取的东西,主人一个眼神,它就会吐掉。一条训练有素的警犬具有3—5岁年龄段孩子的智力。”

警犬是装备也是“士兵”

警犬和战士们的感情,在日复一日的训练中,慢慢建立起来。可对于每一个新到中队的战士来说,繁重的训练并不辛苦,辛苦的是,让警犬能够真正接纳自己。这对于每一名战士来说至关重要,而这也是到达“人与装备真正结合的关键”。

今年4月,22岁的詹照勋到广州接受集训,刚半岁的警犬“亚特”被分配给他。他知道,今后“亚特”就是和他朝夕相处的“战友”。“亚特”是一条相对比较安静的警犬,这样的警犬比较难训。詹照勋每天早上5:50起床,开始训练。起初仅仅是给它梳毛、陪它玩耍。一个星期后,他和“亚特”建立了信赖关系。

训练跟踪科目的时候,詹照勋清晨4:30就起床,在清静的环境中开始带犬训练。半年之后,考试的日子到来。那一天,轮到“亚特”上场,考官让它先闻了一条毛巾,然后在它面前摆放了另外六条毛巾,“亚特”仅用10秒就从六条毛巾中找到了和刚嗅过同一气味的毛巾。

训练,训练,再训练——每一条警犬,都要学会搜爆、防暴、追踪等技能。它们和武警战士一样服现役,也是一名“士兵”。

警犬趣事一箩筐

在警犬基地,有一条体型庞大的圣伯纳犬叫“大熊”,和它同一个犬舍的有条小可卡犬叫“KK”。它们同归一个训导员训练。“大熊”是“KK”的保护神,谁欺负“KK”它都会上去帮忙。

“大熊”还几乎是整个犬舍的“”,所有的犬都敬畏它三分。偶尔有警犬不听话,训导员让“大熊”出面转一圈,警犬也会变得听话一些。“大熊”的吠叫声也大,叫的时候离它近的人会被喷到口水,于是它得了个外号叫“口水哥”。

在这个基地,还有四条黑色的拉布拉多犬,它们是亲兄弟,尽管后来跟不同的训导员,分在不同的犬舍,但是一旦有一条犬和其它犬掐架,另外三“兄弟”都会上去帮忙。

在警犬基地,一条警犬一天的伙食费比一名战士的还高。它们每天吃的东西是将冰冻鸡切碎,和米饭一起蒸熟,再拌上高等级的警犬饲料。每逢过节或者训练量比较大的时候,警犬也会加餐,将煮熟的鸡蛋捏碎了拌在饭里。

大多数时候,警犬一直处于待命状态。“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而一旦需要它们,它们就能立下战功。

位移传感器
上海到武汉物流专线
福田防火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