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安尼和幽灵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3:00:06 来源: 蚌埠信息港

在佛罗伦萨的圣布兰卡奇奥街区,有一个叫吉安尼洛特林吉的羊毛梳理者。这位男子除了在手艺方面还算有幸之外,在别的任何事情上都称不上是聪明。  由于他可谓是个头脑简单的傻瓜,就经常被推为诺维拉的桑塔·玛丽娅唱诗班的领队,托他照顾他们这个团队,而且他还兼任着与此性质类似的别的一些小职务,对此他很是觉得自己了不起。他接受这些荣耀职务的根本原因就是,他是一个非常慷慨大方之人,时常会给那些教职人员们送上一份不菲的馈赠。他们时不时地会从他那儿得到一些东西——给这位牧师一双长筒袜,送给那一位一件长礼服,另外一位牧师一件大兜帽——而作为回赠他们会教给他一些有用的祈祷词,或者送给他天主经的通俗版本,以及圣人亚历克西斯的歌片,还有圣人伯纳德的哀悼词,玛提尔达夫人的赞美歌等,诸如此类的一些不值之物,这些东西他都如获至宝一般,作为灵魂的食粮而珍贵收藏起来。  而这位男子有一个非常漂亮而迷人的女士作为妻子。她的名字叫做蒙娜·苔萨——曼纽其奥·达拉·库库利亚的女儿——她非常的精明而行事周全。由于很是清楚自己丈夫的简单本性,而且她也爱着费底里格·迪耐里·皮格洛迪,一位活泼潇洒的年轻人——当然了他也非常爱她——这样她就安排好了自己的一位女仆,接待他到一处乡村豪宅里来陪自己说话,这是她的丈夫在卡米拉塔的一处房产。在这里她一般都会度过整个夏天,吉安尼有的时候会过来跟她一起吃饭睡觉,清晨就会返回他的商铺之中,有时就到他的唱诗班团队那里。  费底里格,由于心中渴慕着她,就抓住了这个机会,按照吩咐就在那一天去往那里,在接近傍晚时分。由于吉安尼那天晚上并未返回家中,他就跟这位女士一同进餐并在一起愉快舒适地过了一个晚上,在这个夜间她教给他大部自己丈夫的赞美歌。  接下来,不仅她而且包括费底里格都不希望这次的相会是他们的一次,他们就一起商量好了不必每一次都需要她派自己的女仆前去寻找他。这个安排终是这么达成的,每天之中,费底里格都要来一趟乡村那边他所拥有的一个地方,他要仔细观察她的住屋附近的一座葡萄园,在那里他会看到一只驴子的头骨挂在葡萄架子上。当他看到驴子头骨的嘴部转而对着佛罗伦萨之时,当天晚上天黑以后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尽管来她这儿了;而要是他发现门户是关着的话,他就可以在门上轻轻敲三下子,这样她就会走来给他把门打开。但是当他看到驴子的嘴部是转而对着费耶索勒的时候,他就要远远走开不来打扰,因为吉安尼一定会在这儿。就是按照这样一个计划安排,他们在一起偷偷相会了好多次。  可是又一次,这已经是许久以后了,碰巧那天晚上,当费底里格循例来跟蒙娜·苔萨一起来吃饭,而她也准备做好了两只大肥公鸡,这时吉安尼,当天晚上本来他不该来这里,却在很晚之时从城中抵达这儿。  这位女士对此感到极大的焦虑,就跟她的丈夫一起食用了一大块腌咸肉,这是他早已分而烹调好了的,她让那位女仆把煮好的鸡肉用一块白餐巾包裹好了,带上它们和一些新煮的鸡蛋以及一大瓶上好的葡萄酒,一起送到了她的一座花园之中,到那儿去她可以不经过这座屋中,有的时候她是会在那儿跟自己的恋人相会吃饭的。她告诉这位女仆把这些东西放在一棵梨树的脚下,就在那儿的花园草坪的一旁。可是她所忧虑的是自己并没有记得嘱咐这位女仆,要一直等着费底里格来到并告诉他吉安尼在这儿,而他应该悄悄从花园中把这些食物拿走。  就这样,当她跟吉安尼上床睡觉之后,而且这位女仆自己也回寝室了,过了没一会儿就听到费底里格来到门外轻轻敲了一下门。这扇门非常靠近卧室这里,以致吉安尼立刻就听到了敲门声,同样这位女士也听到了;但是她假装自己已经睡着了,这样就使她的丈夫不会疑忌到自己。  在等待了一会儿之后,费底里格又敲了第二下。这下子吉安尼受惊非小,就用胳膊肘轻轻捣了妻子一下开口说道,“苔萨,你听到没有?我听到了,好像是有人在敲我们的门似的。”  这位女士,当然听得比他还要清楚一些,就假装醒了过来并且说道,“嗯?你这是在说什么呀?”  “我是说,”吉安尼回答道,“好像有人在敲我们的门。”  “敲门?”只听她大声说道。“哦,不会吧!亲爱的吉安尼,这个你还不知道吗?这是幽灵在捣鬼。近这些天夜里,就是这个幽灵经常把我吓得够呛,此前从来没有这样过——把我吓得,每当我听到它,我就把脑袋赶紧缩到被窝底下,再也不敢伸出来了,直到天光放亮以后才露头。”  “废话,女人!”吉安尼说道。“你根本不必害怕,要是情况的确如此的话;因为我念诵了‘太鲁西斯’以及‘因提米拉达’等上好的祈祷经,就在睡前,况且我在整张床上划过大大的十字圣号,念过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了,因而我们根本用不着害怕。无论这个幽灵有有何种功力,它根本就做不到伤害我们的。”  这位女士,由于害怕费底里格或许会猜疑发生了别的什么事情,由此而生她的气,就决定从床上起来,无论冒着什么样的危险,也要让他明白是吉安尼跟她在一起。这样她就对她的丈夫说道,“情形的确是如此;你念你的经好了,可是就我来说,我根本就不觉得自己已经安全无虞了,除非我们彻底驱逐了这个魔鬼以后;因为此时是你跟我在一起。”  “可是怎样才能驱除这个恶魔呢?”他问道。  她说,“我具体也不知道怎样驱除;因为,那一天,我到费耶索勒的帕尔顿去,那儿有一位女隐修者(这是一位神圣之人了,亲爱的吉安尼,只有上帝知道她有多么的神圣)看到我惊吓不小的样子,就教给我一个神圣可靠的祈祷办法,还跟我说她已经试验过好多次了,在她成为一个隐修者之前,这个祈祷总是帮了她很大的忙。上帝知道我从来没敢一个人把它说出来过;可是现在,有你在这儿,我想要我们一起过去,驱除这个幽灵。”  吉安尼回答说他非常愿意这么做,这样他们两个就一起起来悄悄走到门边去。而在门外,费底里格正在静静等待着,已经起了疑心。当他们来到门边的时候,这位女士就对吉安尼说道,“好了,只要我让你吐唾沫你就吐唾沫。听到没有。”  他回答说,“好的。”  这时她就开始念念有词地说起了符咒,“幽灵九次在这里游荡,竖着尾巴你来到了我的屋旁;尽管竖着尾巴就这么走开好了。到花园里去在那儿你会看到,在那棵大梨树脚下放着,一件东西肥而奶油汪汪,还有母鸡下的上百个标本。把你的嘴巴对准了大肚酒瓶,喝完了就尽快离开好了,不要伤及我的吉安尼和我。”接着她就对她的丈夫说道,“快吐唾沫,吉安尼,”吉安尼就吐了口唾沫。  费底里格在门外听到了所有这些话,也就不再醋意大发起什么嫉妒之心了。在他满腹的不满之中几乎要忍不住朗声大笑出来,当听到吉安尼吐唾沫,他就压低嗓音说了句,“讨厌的东西。”  这位女士,以这样的方式三次在话中提到魔鬼,这时就跟她的丈夫回到房中床上睡觉。在此同时,费底里格已经饿极了,因为他想要跟她一起吃饭,就完全领会了那些驱魔话中的意思,直接就去往了花园之中。发现了那两只煮熟了的大肥公鸡,还有那瓶葡萄酒以及那些鸡蛋就在大梨树的脚下,他一把把这些东西抓起来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悠然自得地猛吃了一顿。之后,当他再一次跟这位女士在一起之时,说起她驱魔的这个方子就禁不住跟她一起畅然大笑起来。  其实据有人说,实际上也然如此,这位女士的确是把驴子的头骨调转朝着费耶索勒的方向了,可是一位农民,正从葡萄园里经过,拿手中的木棍狠狠抽了头骨一下,它就转了一个圈调转过来了,因此正好是对着佛罗伦萨的方向。按照这个版本的说法,费底里格就认为自己是被这位女士亲自召唤到家中来的,这样他也就一如既往地来了;由此她的驱魔词语又变成了如下方式:“幽灵,幽灵,快快走开。并非是我调转了那架头骨,你要知道这个。无论是谁这么做的,但愿他遭天谴打破头,我在这儿跟吉安尼在床上下不来。”听到这话,费底里格就顾自走开了,那天晚上既没有填饱肚子又无处安身。  但是我的一个邻居,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女士,告诉我说按照她所听到的,当她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这两个版本的说法都非实情;而且这第二个版本并非发生在吉安尼·洛特林吉的身上,而是发生在某个叫做吉安尼·迪耐罗的人身上,这个人住在波尔塔·圣·皮特罗,也像另外那一位一样是个十足的傻瓜。  因而,亲爱的各位女士们,就请你们自己来决定选择适合你们自己的两种祈祷方式里的一种好了,除非你们想两者都选的话。它们在这样的一些场合之下都有不菲的功力,就像你们在刚才听到的这个故事里所展示的那样。要把它们谨记在心,那么说,它们会让你们随意展示手段的。   共 338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判断射精痛带来的伤害
昆明好的治癫痫专科研究院
癫痫的小发作症状是什么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