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味雾都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23:28:27 来源: 蚌埠信息港

锲子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女娲在天涯海角埋下了许多雾的种子。  这些雾是人们产生的邪念组成的,在那个时候,地球被人们的邪念笼罩着,国家与国家之间为了争夺领土而连年发生战争,放眼望去,全是滚滚升起的狼烟和遍地焦黄的庄稼,老百姓也因战乱不得安生,只好四处逃亡,以寻求生计。  然而,在逃亡过程中出现了以前从没有发生过的事。  人们为了生存,变得自私自利,不择手段。他们之间互相残杀,在没有食物吃时,便去到处寻找小孩子,用人肉来填满他们的胃。时间过了好久好久,有一天,出去寻找食物的人再也没有找到可以吃掉的小孩儿,他们将目光放在了老弱病残身上。很快,这些人也被他们吃光了。  人类到这个时候只剩下男人和女人。男人们凭借他们体力上的优势,很快让女人成为他们的盘中餐。女人们害怕极了,虽然她们也是吃别人的肉才活下来,但她们不想自己也落得如此下场,她们商量着开始逃亡……  女人们逃啊逃,终于逃到了一个叫天涯的地方。可是,男人们很快就追杀过来,为了他们的食物,男人们的邪念愈来愈重,他们变得凶残,变得六亲不认,他们的眼中只有食物,只有私欲。  女人没有办法,只好继续逃亡,在逃亡的途中,她们的队伍越来越小。  不知过了多少年,女人们逃到了一个叫海角的地方?。海角就是世界的尽头了,女人们再也没有地方可以逃了,看着男人们越来越近的步伐,女人们绝望的哭了,她们不甘心就这样被吃掉,可是她们无法与力量强大的男人抗衡,她们只有无穷无尽的泪水来发泄心中的绝望。  正在她们绝望的时候,天神女娲听到了她们悲惨的声音,从睡梦中惊醒。  女娲惊讶极了,因为她在创造人类时并没有赋予他们绝望。然而,人类此刻正被绝望笼罩着,他们学会了哭,也学会了绝望。  女娲伤心的看着大地,看着她的子民自相残杀。这比战争更让人心寒。  必须阻止这一切!  女娲在心里呐喊。  她来到人界,用瓶子把人们的邪念装了起来,邪念全都化作了雾盘旋在瓶子里。  做完所以的事后,女娲留下了教化人类的书籍,又告知他们要互助互爱,然后将装满邪念的瓶子埋在了天涯、海角的交界处。  时间就这样过了好几千年。  人们幸福的过着日子,他们几乎都快忘记了瓶子的事。  直到有一天,天涯和海角的交界处发生了特大级地震,房屋全倒下了,成千上万的生命被埋葬在地震中。地震过后,海啸台风接踵而来,世界一片苍夷荒凉的景象。但这时人们也能很快重建家园,所有的灾害过后,他们很快建好了房子,街道城市又熙熙攘攘地出现,人们又开始了以往的生活。一切都似乎没变,然而,一切又似乎变了。  人们很快惊奇地发现,他们生活的地方被一层浓厚的雾笼罩着,没有晴天,亦没有夜晚,只有雾,无穷尽的雾……    一  “博士,你怎么看?”男子轻轻地将椅子转过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稚气未脱的脸。  乔抬起头看了看男子,想看去什么端睨来。  他能怎么看呢?这或许是个自然现象,只是天气一时异常罢了,但这又解释不清楚。或许是一系列灾害过后留下的后遗症?  乔摇了摇头,无奈地摊摊双手,表示无可奈何。是的,这是他几十年来见过的怪异的现象,他无法解释,也想不通。但他知道,全社会的人都在等着他的研究成果,等他告诉他们这是怎么一回事。  乔想着,又抬起头看了一眼男子。或许,他能解释一些东西。  “威特,你有什么看法?”乔问道。  他记得,威特是他得意的门生,总能在他没有头绪的时候给他一丝线索,让他很快就找到了问题的根源。  想到这儿,乔期待的望向威特。  似乎感受到了乔热切的眼神,威特不好意思的干笑了一下,又挠了挠后脑勺。  “博士,这次我也没有什么线索。”威特惭愧地低下不成熟的脸。  “哦,是吗……”乔失望的垂下眼帘。  “不过……”威特看到博士眼中瞬间燃起的希望。  “不过什么?”乔迫不及待的问道。?  “我听到一个关于雾的几千年前的故事。”威特飞快的说道,“说的是在天涯海角两地的地方曾埋葬过一个瓶子,装着人的邪念,由于深埋地府,所以一直没有被人们重视。我不知道……”  “等等,你说,瓶子?是不是前不久放映的科幻片中讲的那个故事?”没等威特说完,乔就迫不及待的打断,说。  威特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似乎竭力在脑海里搜索着相关的信息。  “嗯。是的。我想是的。”威特说道。  “可是,”一丝疑虑在乔的脸上闪过,“那只是一部影视剧。”  乔用手托着下巴,认真地想着。  “博士,你知道,”威特看了一眼乔,得到鼓励后又继续说道,“我在拜你做老师前,是研究历史的。”  “那又能证明什么?”乔不解的问。  “以前我在一本有关世界早期的古籍上看到了一个故事,”威特咳嗽了一声,继续说道,“很不巧的是,故事的内容刚好跟影片里讲的一样。”  威特似笑非笑的看着乔,等待着他的回答。  “噢,是吗……”乔转动椅子,看着越来越厚密的雾。因为老了的缘故青筋突兀的挤在脸上。  “意思是现在的情况很有可能是……”  “很有可能是装邪念的瓶子在这次地震中破碎了。”不等乔说完,威特接过话来说。  威特说完,一老一少在房间里同时沉默了。  窗外的雾越积越厚。  “我们的处境很危险。”不知过了多久,乔收回思绪说道。  “我想是的。但总会有解决的办法,不是吗?”威特问道。  “但愿吧。”  “诶,博士,别这么垂头丧气的。”威特鼓励的说。  “但这或许不是事物的根源。这也许只是一种自然想象……很快就会过去的……”  乔丝毫没有底气。  “博士,”威特说着站了起来,“为什么你现在变得有些顽固?或许想开点儿会好些。”  乔惊讶地看着威特。他有些恼怒,这个小伙子一向这么自信。  “嗯。我会好好考虑的。”乔轻轻地说道。  “咕——”威特的胃发出呻吟。  “喔…”威特用手摸着肚子,尴尬地打着哈哈,“肚子不争气,它可能需要能量了。”  “好吧,”乔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惊讶的张了张嘴。  “时候不早了,我们明天再讨论吧,先去吃饭!”乔说道。  威特听到,转身打开了门。  其实是有些不适应的,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可是天还如白昼一样。  走出门,威特和乔同时皱了皱眉。空气中的味道有些难闻。    二  乔起了个大早,有些疲倦的打着哈欠。  乔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地震过后他总是没有睡意,他觉得应该是受到惊吓的缘故吧,便没有告诉别人,每天晚上只是象征性的睡了睡,其实并没有睡着。这些令他头疼的雾总是盘旋在头顶,让他无法集中精力去想一件事。  老了。乔在心里想到。  在工作室里带着实在闷得慌,乔叹了口气,决定出去走走。虽然外面也闷得慌,但总归可以呼吸新鲜空气。  然而,乔惊讶极了。他没想到消息传得这么快。人们都知道了邪念瓶子的传说,在大街上肆无忌惮地谈论着。  乔尽量低着头,好让人们不发现他,这种时候,人们迫切的需要答案。  乔听到有人在人群中发表言论:“你们大家都知道,瓶子里装的全是邪念,我们是善良的民族,但我们现在却生活在邪念的笼罩之下,我们生活的城市变成了雾都,没有四季,没有晚上,也没有阴晴,长此以往,我们不可能不会受到伤害。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我们不能让这股邪念在我们的民族里变得越来越强盛,我们得打败它!但仅凭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我们要团结起来!我们要打败雾!打败让我们生活在恐惧里的天气!”  人群被说得沸腾了起来,开始激烈地讨论着。  乔点了点头,似乎有了点思绪。便继续听着人们的讨论。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乔博士”,人群瞬间炸开了锅,向乔围拢过来。  乔被包围在众目睽睽之下,感觉不自在极了,他扭怩不安的摆动着身体。  “真是讨厌至极!”乔在心里暗暗骂道。  “乔博士,请问你对这次长时间不散的雾有什么看法?”  “博士,为什么这么久了,官方还没有给我们一个确切的说法?”  “博士,请你给我们解释一下我们不需要睡觉也精力充沛的原因吗?”  “博士,请问你能向我们解释一下没有夜晚的原因吗?”  ……  乔的耳朵里全是嗡嗡的声音,他什么也听不到。  讨厌的就是应付这些场面了。  “该死,这次怎么不出现了。”乔出声骂道。  以前出现这种场面都是威特解决的,自己根本不擅长这方面啊。乔只能暗暗叫苦。  “让一让,让一让。”熟悉的声音闯入耳洞,乔高兴地侧耳听了听。  过了一分钟的样子,威特终于挤了进来。  “博士,你没事儿吧?”威特担忧的问。  乔摇了摇头,不想说任何话。  “各位,各位”,威特扯开嗓子喊道,“请大家安静一下。”  “我们会给大家一个解释的,但不是现在,至少现在是不行的,我们正在努力。”  听到这里,人群中发出了唏嘘的声音。  “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知道结果?”有人大声问道。  “我不知道。”威特有些恼怒的回答。  他觉得这些人很讨厌,只想知道结果,却从不考虑他们的感受。  “如果你们想尽快知道解释的话,”威特清了清嗓子,“请给我们让条道,让我们去继续研究好吗?”  威特期待的看向人群。人群中又是一阵喧闹。但很快还是乖乖的让出道来。  “谢谢你,威特。”乔在威特的搀扶下说。  “博士,你太客气了。”  乔笑了笑,不再说什么。  乔不知道,此时威特和他想着同样的问题。是的,他很好奇,为什么一夕之间关于瓶子的消息不胫而走。  一切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头顶的雾更加浓了。科学家的研究没有任何进展,他们想破了脑袋也无法找出事情的原因。重要的是,现在全城的人都不用吃饭,不用睡觉。  当人们惊奇地发现自己不用吃饭睡觉也可以生存时,他们惊讶极了。但惊讶的同时,他们又觉得无事可做。他们正在陷入一种巨大的空虚之中。  然而,正在这时,一种有关于世界的各类书籍开始在人们之间传阅。它们满足了人们的需要。  这些书籍有关于犯罪的、战争的,还有的是一些杜撰的根本不可能发生的离奇故事,但更多的围绕着人们对目前遭遇的情况的看法。这些书得到了人们的青睐,销售量特别好。因为,这成为了他们的消遣方式。    三  “这种情况可真糟糕。”杰克穿着拖鞋在房间里埋怨道。  “别恍了,杰克。”威特不奈烦的皱了皱眉头,“你让我头皮发胀。”  “哦。可是,”杰克停下脚步,“我无法静下心来。两个月过去了,我一直没有吃饭也没有睡觉,我的精神却出奇的好!”杰克愤怒的吼道。  “你现在都像一个小愤青了!”威特拍着杰克的肩膀,开着玩笑。  “是吗?但我安静不下来!”  “嘿,杰克,为什么你不把精力用在其他地方呢?”威特略显轻松的说道。  “比如,”威特停下来看着杰克。  “看我做什么,你倒是快讲讲你的想法!”杰克恼怒的说。  还是这么浮躁,威特想着。  “比如你可以像其他人一样看书,在书里寻找刺激。”  “你知道,”杰克调了一下说话的音量,“我讨厌看书。而且是非常非常的讨厌。”  “好吧,我承认我忘了。”威特的脸上写满了抱歉。  “那,要不你加入我们?”威特试探着问。  “和姓乔的老头儿一起?威特,你别开玩笑了,我不喜欢那老头儿。他一直针对我。”  杰克不满地反驳。  “那你出去走走吧。看看走多远才没有雾。”威特无奈的说道。  “诶,对呀!”杰克使劲的拍了下脑袋,说,“我怎么没有想到!”  “谁知道呢?但现在还不晚,你可以去冒冒险,反正天又不会变黑。”威特说?。  “那我准备出发了。”杰克手舞足蹈的比划着,“我去收拾一下。”  “祝你好运!”威特对着杰克的背影喊。  “谢谢了,哥哥。”杰克不好意思的挠了下脑袋,他很久没有这样叫过威特了。他一直直呼他的名字。  听到杰克的话,威特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赶忙补充道:“你自己小心。”  毕竟我只有你了。威特在心里补充。  杰克走后,威特去找实验室找乔。也许他会很高兴听到杰克的事。  “博士,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一进门,威特就迫不及待的说道。  “什么好消息?”乔从实验器材里抬起头,绕有兴趣的问。  在这个鬼不见影的地方还能有什么好消息了呢?乔真的好奇极了。  “杰克去旅行了。”威特兴奋地说。  “这有什么意义?”乔一脸惊奇的问。感到十分不解。  “他是去看周围的环境的,看能否发现什么,你应该也是知道的,他喜欢在行走中发现问题。”威特解释说。 共 630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医院治男科
昆明的癫痫研究院
昆明能根治癫痫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