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昌养猪大县的幸福和烦恼

2019-01-31 04:17:25 来源: 蚌埠信息港

荣昌:养猪大县的幸福和烦恼

“每到夏天的时候,不仅周边农户用不完,还要煮上十几口大锅才能把沼气用掉,沼气池的建设不仅极大地减少了污染,还为生产生活提供了便利。”在重庆市荣昌县的兴旺养猪场,养猪大王郭平告诉,“我们养殖场对周边没有污染,因为如果有污染被周围群众举报,立马就会取消养猪的资格,更不用说参评‘养猪大王’了!”

“猪不仅能享受音乐,还有玩具。”站在清洁的猪舍旁,猪场工人王定荣介绍说,“通过干湿分离和固液分离机,养猪产生的尿液等液体进入沼气池,干的进行打包,免费供周边农民使用,自己也种植一些经济作物,一点儿没污染!”

近日,走进位于国家现代畜牧业示范核心区的荣昌县,探访这里的畜禽新式养殖模式。

两组养猪数字道喜忧

在荣昌,有两组来自畜禽养殖的数字。一组是“幸福”的数字:

全国仔猪外销“县”,年外销仔猪152万头,年出栏生猪90万头;

畜牧产业集群规模达到95.8亿元,畜牧领域就业人数达50余万,占全县总人口的60%;

全县出栏生猪300头以上的养殖场286家,规模养殖比例超过60%;

全县农村人均牧业收入突破6000元,占农民人均收入的62%。

另外一组则是“烦恼”的数字:

全县畜禽产生粪便总量达到7.7万吨,规模养殖场COD(化学需氧量)排放量为4121吨,其中生猪排放2954吨,牛排放772吨,鸡排放398吨。

据测算,一个存栏上万头的猪场,其污染负荷相当于一座10多万人口的城镇,而在荣昌畜牧业示范区,规划建设万头以上的猪场就有18座之多。

一边要吃肉,养殖大县在仔猪和生猪供给上不能滑坡;一边要防治畜禽污染,创造生态人居环境。怎样才能两全其美?

畜牧局里专设“环保局”

“在荣昌县,要想规模养猪必须经过环保和畜牧部门的审批,必须配套建设粪污处理和资源再利用的设施。”荣昌县畜牧局副局长梁家彬说,以生猪为例,荣昌审批的规模标准是50头,也就是说只要养猪超过50头,就必须通过审批。而这一标准,在全国范围内,是500头。

不仅如此,畜牧局还建立了专门的“环保局”。梁家彬告诉:“畜牧局有全国的生态环保科,专门负责畜牧产业粪污处理和环境保护的规划、监管和查处。”

2013年,全县有33家50头以上的养殖场因为粪污处理设施和防疫设施不完善被要求进行整治,整治合格后才允许进行生产。2012年,全县投入2000余万元对禁养区、限养区范围内的养殖场进行取缔,以及对县内河流周边的养殖场进行整治。

“作为国家现代畜牧业示范核心区,荣昌理应在粪污处理、畜牧科学发展等方面尽到和担当。”荣昌县副县长徐利敏说,不仅政府做好规划、监管等份内工作,企业、养殖户等也利用现代技术做好粪污处理和利用。

粪污消纳处理有新径

“向畜禽粪污开战,不仅仅是消纳和处理,更重要的手段是变废为宝,把畜禽粪便利用起来。”徐利敏说,荣昌有多家企业利用畜禽粪便生产有机肥,开辟了畜禽粪污处理的新途径。

在位于仁义镇的重庆高能活性炭公司的展台上,花生肥、花椒肥、蔬菜肥、生姜肥、水果肥等多种有机肥料整齐排列,该公司董事长王得福说:“用活性炭技术吸附畜禽粪便中营养,把荣昌畜牧产业产生的大量粪污有效利用起来,变废为宝,生产出的有机肥能够保土、改土,经济价值和生态价值都很高。”

“我们做了试验,施用我们生产的有机肥的稻田,亩产高达1851斤,接近袁隆平试验的‘吨田’计划;油菜也能增产15%~20%。”王得福介绍,公司现在年产有机肥8000吨,消耗畜粪1.4万吨,公司刚跟印尼一公司签订合作协议,明年将出口生产5000吨棕榈有机肥。

“周边养猪场产生的粪污,经过固液分离,干物质直接运到我们厂,然后经过高温密闭发酵——杀菌臭气处理——二次发酵——添加有机辅料等步骤生产有机肥,这些有机肥对改善土壤结构,促进有机农产品高产高质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在畜牧业示范核心区的重庆荣牧有机肥生产公司总经理高万彪告诉,公司期设计1.5万吨的有机肥生产量,主要原料都将来自周围的养殖场。

盼望加大扶持增补贴

在企业、养殖场、政府的共同努力下,荣昌县畜禽污染不仅得到有效处理,而且解决了部分生产生活能源,对改善土地质量,保护生态环境发挥了重要作用。

2012年,荣昌县畜禽粪便处理率达到95%以上,为全县养殖场节约生产用电200万度、节约生产用煤50万吨,为农业生产化肥投入方面节约资金100余万元。

然而畜禽污染防治并非一帆风顺。

“周围农户都可以免费用我们猪场的沼气,管道也是我们铺设的,管道建设是一次性的,而且有国家补贴,但是日常的维修管理费农民不愿意出,还要由我们养殖场来承担,这可不是一笔小负担。关键是,如果我们不做好维护,沼气池很可能出现安全问题。”郭平对沼气管道维护很是担忧,如果出现安全问题,那可就大啦!

据王得福介绍,不经干湿分离,粪污中水含量超过80%,该公司从养殖场拉一车10吨的粪污,只能得到1.5吨的干粪。“我们愿意多付钱,但是农民和养殖户不愿意,也很难做好干湿分离。”

“‘重建轻管’是目前养殖业粪污处理和防治存在的一个突出问题,沼气池建好了,后面运行缺少管理支持。”徐利敏说,国家应该在粪污处理的日常管理上也加强支持和补贴力度,在粪污干湿分离和运输上也可以考虑进行补贴。以荣牧有机肥厂为例,作为国家现代畜牧业示范区的核心配套设施,单运输成本就要占到总生产成本的近1/3。“作为具有公益性的企业,对社会生态改善有很大作用,但是这个成本却要企业自己承担,多少有点不合理。我们正在研究对有机肥生产厂家的粪污运输进行补贴,国家补贴政策也可以更加灵活些。”徐利敏说。

中国养殖:帮您寻找身边的热点,让我们以全新的视角透析畜牧行业,让您更多的了解身边的故事,我们愿真诚的与您分享。

电动巡逻车
通电玻璃
云南焊管厂家
砖雕批发价格
江苏抛丸机厂家价格
滚珠花键电话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