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尖★暖】真爱不残缺(微电影剧本征文)“毕业”

2020-03-27 15:46:30 来源: 蚌埠信息港

我睁开眼,日光灯管明晃晃的刺得眼睛生疼。深呼一口气,胃部一阵痉挛仍有想吐的冲动。我挣扎着起身,却仿佛从身体中剥离,轻盈漂浮起来。我在半空中俯看着床上白色的棉被里裹着的另一个我:瘦削的双颊衬得颧骨更显突兀,岁月的年轮在脸上刻下深深的印痕,放在棉被外的手瘦骨嶙峋,淤青的手背上贴着医用胶布,静脉注射的针眼依稀可见。
女儿紫涵坐在椅子上,上半身匍匐在我的床边静静地酣睡。女婿鹏飞正忙着用手机刷微博。小外孙女月月手里拿着一串冰糖葫芦,伸出粉嫩的小舌头一边舔,一边哧溜吞咽着糖汁,偶尔拿乌溜溜的眼睛扫视着我。我微睁着双眼,伸出舌头对她做了个鬼脸。小月月被我的诡异表情吓得大哭了起来,惊醒了睡梦中的女儿,她看了床上的我一眼马上带着哭腔大声喊道:妈……妈……女婿赶忙跑出房门大叫:医生。一个白大褂快步走进来,迅速帮我的舌头复原,接着用手指翻看过我的眼睑,几秒钟后面无表情的说:病人喉咙里有痰呼吸不畅,家属及时帮助清理一下。我想对女儿说我没事,她居然听不见。奇怪,怎么没有看见老头子郭伟呢?我问女儿你爸去哪儿啦?而她只顾哭也不回答我。
我的意识飘忽起来,在纵横交错的思绪中,记忆飞速倒带,指引我寻找那个牵手一生的人。
那天天空格外晴朗,银杏树叶在秋的洗礼中呈现出一片金黄,从一辆停在路边的公交车旁经过,车窗玻璃映出一个年轻女孩的模样。我来到了钢城剧院,剧院大门口聚集了一大帮青年男女,团委副书记李敏正忙着清点人数,看到我嗔怪到:夏荷,你怎么才来?9点整我们就要出发了,看在你是我同学的份上,我安排一位大帅哥和你一组。”
“哎,郭伟,赶紧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位大美女。”
“夏荷,一分厂团支部书记,湖大毕业,美女加才女。郭伟,二分厂团支部书记,工业大学毕业,棒小伙一个。今天的团支部手拉手活动你俩是互保对子,要互相帮助啊!”
“你好,我是郭伟,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第一次握郭伟的手,感觉厚实而温暖。我抬眼看郭伟,浓眉大眼,身材高大,一套白色西装衬得精气神十足。碰上郭伟也正在看我,心头突的一下,脸腾的红了,赶紧松开紧握着的手。
上午9点整,青年团员金秋联谊团出发了。我和郭伟一组,他骑着自行车带着我,一路向目的地——烟湖农场进发。离农场大约两公里路程的路面破损严重,只能推着自行车走过去。郭伟推着车,在坑洼泥泞的环湖路上走着,我在后面小心翼翼的跟行。突然脚下一滑,右脚陷入泥泞中。听到我的惊呼,郭伟顾不上自行车,急忙反身拉我,却没想到不仅没拉住我,还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在泥泞中,在我惊讶的目光中,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实在对不起,刚才太急了,没拉住你。”我和他相互扶持着从泥泞中站起来,看着彼此的狼狈模样,相视一笑,从他的眼神中我感受到一丝暖意。
下午的活动安排是爬山。烟湖农场三面环湖,一面环山,红枫山不高,海拔大约 00米,因山上种植一片红枫林而得名。我依然和郭伟一组参加登山比赛。比赛开始,郭伟一马当先,冲了出去。我不甘示弱,紧随其后。不时有野生荆棘拉住我的双脚,裤子上粘上许多刺果和一种叫臭虫的植物果须,极难清除,越拍越臭。
突然前面出现一道沟壑,我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跨过去,这时有一只手伸向我:“有我在,放心跳吧!”
抬头一看是郭伟,“你怎么又返回来了,我们落后了。”
“没事,我一个人当第一名也没什么意思啊!”
“看在你帮我的份上,回头我帮你把西裤洗洗吧。”
“谢了,美女。”
由于郭伟返回接应我,我们组仅获得爬山比赛第三名。
吃过晚饭,露天场院里燃起篝火。众人手拉手,围着篝火,放声高歌、尽情的舞蹈,熊熊火焰映照着一张张青春洋溢的脸庞。在大伙的起哄声中,郭伟被大伙点名表演一个节目。郭伟走向我,绅士的邀请我来到舞台中央,他将裤腿卷起到膝盖,模仿海边的渔人模样,我们深情对视,硬是将一首《外婆的澎湖湾》演绎成情歌对唱。听着他那带着磁性的男中音,火光之下他的脸显得格外俊朗,一霎那间,心中萌生出一丝奇妙却也美妙的情感。趁着旁人不注意,他偷偷在我的手中放上一片红枫叶。目光向他移去,从他的眼眸中我看到了一个爱意萌生的我。在我温柔的注视下,他轻轻地拉住了我的手……
结婚是热恋的延续。郭伟真是个踏实的好男人,他对我的爱体现在一些细节上。一起上楼梯时,他总走在我身后,下楼梯时却走在我之前;走在马路边上他每次都让我走内道;我的肠胃不好,他经常买来小米早上给我熬粥,坚持数年。我们时常像年轻人一样牵着手到公园散步,握着他的手,我一直被幸福和温暖包围着,再冷的寒风也不能靠近我。
李敏每次碰到我们都会说;“我是你俩的大媒人呢,你们怎么谢我呀?”
“上刀山,下火海,为媒人两肋插刀咯!”
我们在一起温馨平凡地生活了三十年,直到女儿也有了自己的女儿。一件意外的事情打破了生活的宁静。
一周前的晚上,我接到一个电话,话筒那边一个女声传来。
“你好,请问你找谁?”
“你猜一下我是谁嘛?”
几秒钟的回忆,凭着直觉我兴奋地叫到:“李敏,老同学,真的是你吗?好多年没有联系了,你现在好吗?”
对方犹豫片刻:“对,我就是李敏,我呀现在在做生意,经常国内国外的飞,对了,我从国外给你带回一套高级护肤品,过几天我来看你。”
“那好,我们见面再聊。”
几天过去了,我几乎将电话的事忘记了。
第四天上午,电话铃声再次想起。
一个急促的声音传来:“老同学,我是李敏,本来想去看你的,现在遇到麻烦事了,昨天晚上和朋友6人到酒吧喝酒,正碰上扫黄打黑,我和朋友被误抓了进来,证件和银行卡扣押了,现在急需一万二千元结算宾馆住宿费,你能帮忙吗?”
“你别急,我马上把钱打过去。”
约半小时后,电话又打进来。
“老同学,钱收到了,谢谢你。你能再帮个忙吗?我打听过了,只要向派出所缴纳一万八千元保释费,我们6人就可以出来啦,出来我马上把钱还给你。”
“我卡上现钱也不多了,你放心,我再想想办法。”
郭伟买菜回家,我向他要银行卡,并告诉他关于李敏的事情。郭伟一听,立即警觉起来,“真的是李敏吗?你核实身份没有?”
“不会错,她的声音就是千里之外我也能分辨得出。”
“按理说,派出所是执法单位,不会有交保释费就放人的说法。”
“李敏是我老同学又是咱俩的大媒人,她现在遇到困难了,我们不帮她谁帮她,再说她现在是大老板,还怕她不还钱吗?”
“如果真是李敏,帮她无可厚非,就怕是李鬼,等下她还打电话要你汇钱,绝对是骗子。”
钱汇出半小时后,电话第三次打进来。
“老同学,现在还有点麻烦,所长这边还得单独打发一下,再汇八千元才能放人,帮帮忙吧。”
我的头皮一紧,难道真的碰着骗子了?赶紧到派出所报案。民警语气沉重地告诉我:您真遇着骗子了!汇款账户在外地,钱多半是找不回来了,就当花钱买教训吧!
回家后通过其他同学联系上真正的李敏,她正在西藏旅游呢。随即反复拨打那个自称李敏的电话,始终处于忙音,后提示音为空号。
两小时之内,被人骗走三万元血汗钱,对于工薪阶层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整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血压蹭蹭的往上涨,嘴角生起一溜火泡。郭伟担心我想不开,整天整宿陪着我、照顾我、安慰我。
自责向大山一样压抑着我,让我透不过气来。
第六天早上,趁着郭伟买早点的时候,我吞下整瓶的安眠药,世界变得一片浑浊……
我仿佛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和郭伟正在红枫山,突然前面出现一道沟壑,我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跨过去,这时从沟壑中窜出无数条蛇,向我逼近,我转身就跑,可怎么也跑不快,眼看这些蛇就要扑到我身上,我大喊“郭伟,快救我!”
“爸,快看,妈的脚在动。”是女儿紫涵的声音。
“老伴,快醒醒,我是郭伟。”耳旁传来磁性的男中音,一双厚实和温暖的大手不停摩挲着我的手,一股暖意从心底升腾。
我睁开眼,逐一看着我的至亲们,眼中沁出浑浊的泪珠。
“老伴,你总算醒过来了,吓死我啦,以后无论碰到什么事都要想开点,钱没了还可以再赚,人没了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我做了好长一个梦,我到处找你。”
“你放心,我哪儿也不去,我会一直陪着你。”
看着这个相濡以沫三十年的男人,面庞不再年轻,头顶华发丛生,唯有那双厚实的大手抓紧我,一刻也不放松,传递着我们之间的温情。

共 2 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生与死的一线之间,意识似乎模糊,灵魂即将出窍,然,情感依然暖暖。看着女儿、女婿、外孙女,独不见老公郭伟。意识飘忽之中, 0年前那个银杏叶金黄的季节,夏荷与郭伟的邂逅,一曲《外婆的澎湖湾》,演绎成情歌对唱,爱意萌生,牵手走过。结婚是热恋的延续,佳偶天成,媒人李敏功不可没,夏荷一直不敢淡忘。一周前,一个电话,打破了夏荷平静的生活。工薪家庭, 万元被骗,世界一片浑浊。吞下整瓶的安眠药,原来,夏荷在医院的原因在此。相濡以沫,一路走来,容颜已改,岁月无情,唯有那双大手,传递着暖暖的温情。精巧的结构,温馨的故事,唯美的爱情,文短情长,感人至深,精彩绝伦。推荐共赏!感谢赐稿,期待精彩继续!【编辑:航帐】
1 楼 文友: 201 -11- 0 22:2 : 2 精巧的构思,精彩的情节,精练的语言,构成这篇小小说的独特意蕴!感谢赐稿,期待精彩继续!欢迎加入笔尖文友 流!群号:2 1199696 我手写我心! 航帐文友群:2 1199696,欢迎参与交流!
2 楼 文友: 201 -12-01 01:49:06 欣赏佳作,期待精彩继续!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楼 文友: 201 -12-01 09:0 :27 欣赏佳作,遥祝快乐! 生命生活,爱的旋律!心脏搭桥后复发
他达拉非实际使用效果
前列腺增生能治吗
专为儿童研制的止咳药怎么选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