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鬼话连篇诡异情人节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4:22:13 来源: 蚌埠信息港

“缘爱红娘网的总经理裴朗台昨晚离奇身亡!”在摊前等着杂粮饼的钟小庄视线被身边一位大爷手里拿的H市早报吸引住了,恍惚了一分多钟,终于开口让大爷手里的报纸借他看看,连摊主递过来的杂粮饼没顾着里,头也不抬地说:“先给后面的人。”  反复看了那个黑体字大标题终于承认事实,虽然他对这这裴朗台也是咬牙切齿——几乎员工都对裴朗台恨得咬牙切齿,但听到这消息也有些震惊。  钟小庄当机立断地打电话请过假打的到下城区的缘爱红娘网,这里上个月还是他工作的地方。  楼层已经被警卫封锁。员工被聚集到了325会谈室。  裴朗台长得“珠圆玉润”,天生就带着桃花眼,整体看着也算一表人才,而且“两德兼备”——好色名气在公司内外都很臭,贪财且对员工也是极度小气,员工的话是说,名字也叫得具有象征意义,真是人如其名,就是葛朗台他表弟,大家私下都叫他葛朗台。  因为昨天是2月14号,全球性的情人节,缘爱红娘网的活动一直持续到很晚,葛朗台在六点时还在大会议室开会,六点一刻出来,回到自己的总经理办公室,就没人看到他出来。  “七点的时候,公司线路出了些问题,灯闪了五分钟左右……”  “走廊的灯一下子灭了,几秒钟后亮起来……”  “忽然感到很冷,风很大……”  “窗是开着的风大是正常的,但感觉到的冷是刺骨的……”  “听到裴总的笑,应该在打电话……”  ……  工作的人员都在回想……  ……  ……  “好!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葛朗台说完朝助理小蕾笑了一下,小蕾是应届毕业生,长得漂亮高挑,这对葛朗台来说是很重要的,录取她做他的总经理助理,试用期三个月。如今已经工作了两个月了。  小蕾早就耳闻裴种的劣迹,心里不能不有所畏惧,但是三流学校出来的她工作并不好找,家里又不富裕,父亲已经因为受伤不能工作了,家里都指望着小蕾能够给压力大的家庭做些缓解。  “小蕾啊,近的表现我可不太满意啊!你的试用期还有一个月,得好好表现啊,我还是挺喜欢你的,希望别让公司失望啊!不然我再怎么偏袒你也不能不按规矩办事的。”这是前一周葛朗台在接小蕾递过去的咖啡时,故意碰她的手,小蕾受惊似地缩回后,对小蕾说的话,脸上一副很关心员工的表情。其实小蕾知道他说的“别让公司失望”实际上是“别让他裴总失望”。  这种被侮辱的事情不是发生过一次两次,有次裴总陪客户回来带着些酒气,回到办公司抱着小蕾就啃,幸好电话铃声救了她。这次看葛朗台冲着她笑,不由心中一阵惊呼。等葛朗台转过头,她却对着他背后笑了一下。没有人发现这位处处小心的小鸟儿变得开始学会裴总认可的明白事理。    小蕾挺直腰肢,抬头,比原来的小蕾多了许多自信。  “小蕾,今天感觉很不一样啊,漂亮了呀!”细心的姜波发现的小蕾的不同,小蕾脸听了对他笑了笑,脸不由红了。她走进卫生间,补了个妆,看起来似乎多了些娇娆。  她对这镜子里的自己笑着,口红让镜子里的笑变得有些诡异。  ……  门开了,裴总坐着转椅上,看着电脑屏幕。  “裴总,您的咖啡。”身后传来柔美的女声。  “嗯。”葛朗台似乎在思考什么,难得地没有理会美女,只是把手举着示意小蕾给他。却猝不及防地碰到她的手,冰冷的手!  葛朗台心里哆嗦了一秒,马上稳定下来:“你手怎么那么冷,冷的话把空调打高些。”话说着还是没有回头。  “谢谢裴总体贴。我只是刚用冷水洗过手。”后面的女人笑着回答。  “你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啊,呵呵,我今天要等一个重要的电话,你可以先回去不用加班。”葛朗台在无关痛痒的事情上似乎还挺关心员工。  灯忽然闪了闪,葛朗台惊诧地抬头看看灯,视线触及到门边的女人,笑容,明媚又妖娆!今天的小蕾与往日不同啊!  葛朗台喉头一紧,他总是对美女没有免疫力,更何况是打扮成这样的对他笑着的美女。“哈哈哈……”葛朗台笑起来,“进步很大啊!”  “来,小蕾,把空调开大些,晚上的温度降得这么快。”葛朗台眯起他的桃花眼,一眼不眨地看着小蕾把空调开大。  “裴总我去叫维修人员把灯修好吧。”小蕾依然笑靥如花,唇上的红似乎因为光线的原因看上去显得更加鲜红妖艳。像朵彼岸花开在眼界。  “不用,有人会去叫的,小蕾啊,这样的忽明忽暗地阳线下看你,真是妙不可言啊!”  裴总已经悄悄拉住小蕾的手,依然是触摸到如冰的冷。  小蕾笑容更加地灿烂又含着些娇羞,仿佛那多红艳的彼岸花开出了梦幻的色彩不够真实,但就在这样如梦似幻的美深深吸引着葛朗台,小蕾却格外大胆地像他靠近。裴总喜得桃花眼都发亮脸涨得通红,搂着这位年轻美貌的可人儿,就想往那朵娇艳的红唇上吻去。  “噗嗤”……  一明一暗的灯忽然熄灭了,电脑屏幕也挺了一秒黑去,主机的运行的声响戛然而止,办公室静地突然,似乎时间静止了一般。这个办公室隔音效果不错,外面的因为灭灯造成的嘈杂声没有传到这里,葛朗台分明感觉到脑后一阵冷意,但是他现在脑子只想着这个半倚在自己怀里的可人儿,他感到自己的唇碰到了小蕾冰冷的脸,而不是唇,他两手不甘心地紧抱着她,唇去寻找她红艳迷人的双唇,可是似乎碰到地还是光滑的,他心里好笑,这“欲拒还迎”的本领她倒学会不少了!  葛朗台闭着眼睛,从眼帘里感觉到微微的光亮,他慢慢睁开眼睛,却忽然把眼睛挣得老大,惊恐从他的眼里喷出,往后倒在靠背上,脸色吓得发紫……  只见刚才自己亲吻的是一张没有五官的脸,在电力不足的昏黄灯光下惨白惨白的……  葛朗台用右手挡住自己的脸……  “不要害我不要害我……”  “裴总,您在说什么呢?您怎么了?”小蕾的声音幽幽地响起。  “小蕾,我……我不碰你了,对不起对不起,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求……求你……别害我……”葛朗台已经吓得失了往日的风范,哆嗦在沙发一角。  “我是小蕾啊……”小蕾依然幽静地说。“灯修好了呀!”  裴总感觉暖气渐渐起了作用,慢慢睁开眼,小蕾,还是那个艳丽的小蕾!“难道刚刚,刚刚出现幻觉吗?”葛朗台摸了摸额头的汗,看了看小蕾依然甜蜜的笑,笑得让他觉得有点儿熟悉。  他不愧老江湖,很快调整心态,拉好自己的衣服。“不要那样笑,我还是习惯你原来的样子。”  “我原来不就这个样子吗?你还说我的笑甜得让你感到幸福来着,难道你现在就厌烦了?”小蕾歪着头笑着问。  刚刚整理好状态的葛朗台感到一阵凉意从脚底升起,眼里顿时又充满了惊恐……  “你……你……你是谁……”  “我是谁,你会不知道吗?从我跟了你我就想永远陪伴着你啊,可是我得等到情人节,等到你再对我动念,我才能让你跟我在一起……你不是喜欢我吗?现在你终于可以永远跟我在一起了……”小蕾的眼神变得诡异起来,笑容让人觉得可怕。  “你……你是微微……你是卢微微……”葛朗台惨白着唇绝望地想起了这个名字,她卢微微,是索命来了……  ……  三年前,卢微微来公司任职,企划部的一名普通职员,葛朗台在一次会议中看她来提交报表。被她的美貌吸引,动了色心。一周后,卢微微就被主管以工作刻苦的理由调去当总经理助理。  情况总是大同小异,总经理有意无意地骚扰加上对裴总的认识,卢微微知道自己处在狼窝里,危险随时降临,只要这只狼饿了。  有要好的员工劝她辞职,但是辞职谈何容易?家里母亲得了子宫癌,在医院里躺着需要大把的钱。现在总经理助理的待遇是当职员时的两倍,辞职了上哪里找这样的待遇?卢微微是好强的人,不想总是依靠自己的男友许枫,他已经在母亲的事情上帮了很多,把自己心爱的那辆摩托都卖了,可是手术的钱还是不够。  她需要这份工作,虽然危险那也只能小小心心地自己提防。但是情人节那天……  情人节那天,公司总是很忙,总要加班到很晚,总经理不走她是不能走的,但可以请假走,然而这次卢微微是不会请假的。偌大的总经理办公室,静地可怕,旁边是一只恶狼,心里不是不担心。葛朗台的眼时不时往这边瞟,卢微微的心弦一直紧绷着,妈妈的病情加重了,下午医院发来了通知,需要立即手术。  “裴总,我……”卢微微心里很是迷乱。  “微微啊,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葛朗台翘起二郎腿,转身对着卢微微,似乎什么都明白的模样。他已经派人查过了,卢微微母亲病重,急需要钱。  “如果我能帮的我一定帮!”葛朗台似乎要帮助卢微微下决定,这个决定她迟早会下的,他有自信。  卢微微因为悲痛呼吸有些乱,手紧紧地抓着衣角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慢慢走到那位看起来像救世主一样的男人身边:“不瞒裴总,我母亲得了子宫癌,医生今天告诉我说她病情加重了得马上手术,可是手术费不够,所以……所以……”因为害怕母亲离去,眼泪已经从卢微微眼角落下……  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好色的葛朗台是很能利用这来“怜香惜玉”的。  “微微啊!”裴总从桌子上抽了几张面巾纸,递过去:“来,擦擦,看得我都心疼!只要你在公司好好做,好好协助我,我是一定会帮忙的,如果没什么问题,明天一早我就让小王把钱给带过去。别哭了啊。”  微微擦着眼角,冷不丁地另一侧脸也被轻轻地擦着……卢微微知道下面会发生的事情,这就是他答应帮忙的代价。  第二天,卢微微告了一个月的假,去医院陪母亲。手术果然顺利进行,母亲渐渐脱离危险,卢微微这才想起好久没有见到男友小枫。而半个月后,她告诉母亲要去找许枫,就此卢微微就消失了,再也没出现过。  ……  直至……  葛朗台面色已经发青了!“是鬼吗?是鬼吗?”心里越想越绝望。  小蕾,不,应该是微微怒着一把掐住葛朗台的喉咙:咆哮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当初不现实诺言?!为什么当初不现实你的诺言!你不就想得到我吗?!已经得到了为什么答应的事情不做到?!你要是履行承诺了许枫就不会去捐肾,他就不会死!就是你害死了许枫就是你害死了许枫!他一个情人节我没有和他过!那个情人节我没陪他过!”  葛朗台的的瞳孔印着鬼魅的影子,他又看到了卢微微那张面孔,却比遇见鬼还感到可怕,那是他感到真实的恐惧……  葛朗台的视线开始模糊,却清晰地看到对面墙上的钟,十二点一刻,清晰的感觉就像他三年前终于拥有葛微微时抬头看到指针指示在十二点一刻一样……  ……  警察还是没有查出什么原因来,裴朗台的死很是蹊跷,已经排除了他杀,更排除了疾病和中毒。  啊!卫生间里传来了一声尖叫!警方从卫生间的那间很少用到的储藏柜里发现了小蕾的尸体,和一大瓶安眠药。经过法医鉴定,小蕾死于两天前。整个公司的人都惊呆了:“那昨天看到的小蕾是谁?!”  谁也不会注意到远处的角落,一个长发的影子对着地上的白布下的小蕾苦苦笑了笑……     共 416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怎样减少癫痫病的发病率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