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查获9000万粒假药部分流入沈阳

2019-02-02 21:30:18

查获9000万粒假药 部分流入沈阳

“给我做点儿康泰克。 ”两个人联系时只说这一句话,便会有大量的假药从河南发到沈阳。   这些用玉米面做成的各种假药,在辽宁、吉林、黑龙江、北京、河南、天津、江西、广东等地销售。   日前,公安机关共查获假药9000余万粒,涉案价值1亿余元,在辽宁、河南、北京等地警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53名,公安部“全国集群战役”于3月31日9时收。   沈阳某货站发往阜新10箱假药   昨日下午,阜新市公安局细河公安分局副局长王景峰、刑侦大队民警刘畅介绍了案件的整个过程。   2012年年初,阜新市细河公安分局得知阜新市药品市场流入一批假药,警方通过秘密手段得知:2012年12月2日12时20分至12时25分之间,有人通过配货的方式向阜新市地区销售假药,接货地点在辽宁省阜新市细河区海鑫国际小区东门。   得到此信息后,细河公安分局立即组织警力侦查,在海鑫国际小区东门的一个三轮货车上发现药品10箱,箱内药品标注为江西济民可信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金水宝胶囊,共计1965盒,涉案价值10万余元。   警方立刻将药品送往江西济民可信药业有限公司进行检验,检验结论为该胶囊为假药。   查后得知,发药人是从沈阳某货站发的货,嫌疑人是43岁的李淑华。   经过进一步侦查,李淑华在辽宁、吉林、北京、广东、河南等地均有销售假药的迹象,而且李淑华本人社会关系复杂,经常变换姓名,侦查难度大。 [1][2][3][4][5]下一页假药源头在河南生产10多个品种   侦查员经过对货站的排查,很快发现,李淑华的这些假药都是从河南省安阳市发的货,货到沈阳后,李淑华立即又从货站发往要货的地方,这些假药根本就不留。   经过近10天的侦查,在河南省安阳市的几个村子里,有10个制造假药的工厂,有30人每天在生产着各种各样的假药。这10个假药工厂,都非常隐蔽,大多选择在破旧的仓库或是破旧的民房内生产。经营着这10家工厂的老板是43岁的安阳市本地人刘卫民。“一个一个的玉米面袋子放在工厂内,那边就是制药、压封、装袋,就有两个机器,这些药就都出来了。”刘畅说,只要买家能把药品的外包装邮寄给刘卫民,他就能生产出来。   在排查当中,办案民警问正在生产假药的工人:“你们这是干什么呢,知道不?”“老板让这样做的,我们不知道。”工人们回答。   生产的假药有消渴丸、金水宝、三金片、吗丁灵、感康、康泰克、头孢、曲马多、步长脑心通等10多个品种。   刘卫民会根据每种药品的形式加工,如胶囊、片剂、糖衣片,都能生产。而假药外包装与真药一模一样,刘卫民说是从广州一家外包装厂订购的。“就拿三金片来说,从刘卫民工厂的批发价是1元左右一盒,而到药店的价格是10元多,差价高达10倍。”刘畅说。 前一页[1][2][3][4][5]下一页假药流向全国发往辽宁假药百万元   据李淑华交待,她是两年前在沈阳南五和南六的药品市场上,从一个药行的朋友处得知,河南省安阳市有个刘卫民专门制造假药,于是,李淑华通过与刘卫民取得联系。“我从来没见过刘卫民。”李淑华说,他们都是用联络,在李淑华的手中有6个卡,机主都不是李淑华的名字,而且每个卡号都是专一的,也就是说,她给刘卫民打始终用一个号,而发沈阳的一个号码,吉林省一个号码、黑龙江省一个号码……   李淑华也有固定的销售渠道,假药从河南省安阳市发到沈阳后,如果是要发往吉林的,她从货站把货直接发到吉林,从来不取出来。   李淑华的假药卖到沈阳、阜新、锦州、大连、营口、吉林、黑龙江、北京等省市的个体小药店、农村药店等地,一般大型的连锁店进不去这些假药。   刘卫民制造的假药,流到辽宁、吉林、黑龙江、北京、江西、天津、河南、广东等全国多个地方。刘卫民仅发往辽宁省一地的假药涉案金额就高达100多万元。   进假药只说一句话加价多次进药店   李淑华和刘卫民的联系只需一个:“给我做点儿康泰克。”只说这么一句话,对方的刘卫民就明白了。   在侦查员的侦查过程中发现,李淑华的假药不是直接送到药店,而是经过了二手甚至是三手后,才到药店的,她只是挣中间差价。   一般一件(200盒)李淑华会有100到200元不等的差价,一个月有1万元左右的收入。   像李淑华这样销售假药的人,他们每年都会参加全国“药交会”,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广泛收集药商和经销商的信息,选择更便宜的假药。 前一页[1][2][3][4][5]下一页查获假药9000余万粒抓获53人   阜新细河公安分局经过3个多月的缜密侦查,成功破获特大制售假药案,仅在李淑华处就缴获各类假药400余万粒,涉案价值300余万元。   通过该案线索延伸打击,在公安部的组织指挥下,辽宁、河南、北京等地警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53人,查获各类假药9000余万粒,涉案价值1亿余元。   在这次“全国集群战役”中,公安部指经侦局统一部,指挥各地公安机关展开收行动,定于3月31日9时为收时间。   “要是抓她走,我就从这跳下去”   早在3月29日,阜新细河警方4名侦查员得知李淑华同丈夫在北京后,就来到了北京,跟踪后发现,李淑华陪丈夫到北京某大医院看病。   3月31日9时刚过,在北京某招待所内的走廊内,侦查员刘畅喊:“李淑华!”“嗯!你们是谁呀?”“我们是辽宁警方的,找你了解点事。”刘畅说。   当李淑华及丈夫走到房间内时,她丈夫说:“所有的事都是我干的,你们别抓她呀。”说着,李的丈夫走到窗户前,此时窗户已经开着,李的丈夫说:“我是肝癌晚期,你们要是抓她走,我就从这跳下去。”“我们只是来了解情况的,你没有必要这么极端的。”刘畅说。“那也不行!”就这样,4名侦查员与李淑华的丈夫一边唠一边劝,足足两个多小时后,刘畅这时一点一点地挪到窗台边上说:“你看你还有病,一直这样站着多累呀,你坐下,咱们慢慢说。”   ,李淑华和丈夫同意同侦查员们一起回沈阳。因为李的丈夫有病,这一路上每开2个小时就停车一次,生怕有个闪失,从北京到沈阳,侦查员们开了8个小时。   为了找到李淑华的真实姓名,刘畅特意来到北京301医院查病志,才知道李淑华的真实姓名,但是,在李淑华的住所和她所有下线的交往中,她从来不用真名。   河南、广东、北京、江西等多省市安警方也在同一时间将刘卫民等53人抓获。至此,这起特大制售假药案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前一页[1][2][3][4][5]下一页药监提醒   去正规药店购药查看批号厂家等   在阜新市细河公安分局刑侦大队的办公桌上,摆着几盒消渴丸、三金片,药品的外包装上与正规厂家的一样,防伪标识一应俱全,尝了一下三金片,外面是绿色的,里面是黑褐色的,有点儿苦。   老百姓单从外包装上根本就看不出来是假药,就连经常卖药的阜新市某药店的老板李某都说:“这简直就和真药一样,看不出来是假的。”李某说,只有从进货的价格上能判断出真假药品。   阜新市药监局有关人员说,他们已经对药店等进行了检查,在大型药店没有假药出售。   同时,这位工作人员提醒广大消费者,一定要到正规的医院和大型连锁药店购买药品,在购买时一定看药品的批号、厂家等,还要和以前买过的正规药品进行比较。   尝了一种三金片的绿色药片,有点儿苦,与真药的包装一模一样。辽沈晚报、北国蔡红鑫摄阜新市公安局细河公安分局侦查员在李淑华所接货的货站等地查获假药400多万粒。警方供图前一页[1][2][3][4][5]

PCI-5565
防辐射铅门
LED泛光灯电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